<video id="tpxhd"><video id="tpxhd"><var id="tpxhd"></var></video></video>
<thead id="tpxhd"><dl id="tpxhd"></dl></thead>
<cite id="tpxhd"><video id="tpxhd"></video></cite><listing id="tpxhd"></listing>
<thead id="tpxhd"><dl id="tpxhd"><th id="tpxhd"></th></dl></thead><listing id="tpxhd"></listing>
<cite id="tpxhd"><ruby id="tpxhd"><listing id="tpxhd"></listing></ruby></cite>

回憶向:中國20年來的“中產階級”座駕

新車評網   作者: XCP曾昭慶 +關注   2018-08-16   評論 (0)

這是一篇回憶向的文章。想起寫這篇文章的起因,先是因為在網上看到一篇回顧中國市場經典摩托車的文章,里邊有我小時候經常坐的本田CG125、鈴木王等摩托車,真是滿滿都是回憶。后來又因為上個月我連續做了兩個奔馳VS寶馬VS奧迪的對比,期間我很是感嘆現在連BBA都是街車了,像什么同學聚會啊、家長會啊這些場合,至少在廣州這邊,3系、C級、A4這樣的車實在是太常見了。所以我就想寫篇文章,回憶,或者說記錄一下,中國的“中產階級”這么多年來都開些什么車。

為什么“中產階級”這個詞我總要打上引號呢?因為在中國,這個詞的具體定義總是充滿了爭議,各種不同機構對中國中產階級的定義可謂五花八門。我之前看過吳曉波先生做的一個報告,里邊認為年凈收入10-50萬元,在現在的中國都可以劃分入中產階級,這里這個凈收入范圍如此之大,其實已經考慮到了中國不同地區房價、工資水平、消費水平等等方面的差異了,我覺得還是挺合理的。最好玩的是我記得里邊還說中產階級大多開20-30萬元的汽車,我對這個觀點也是持比較認同的態度的。不過,我還是不想對這個詞做太展開的解讀了,我們還是聊車吧。

回憶向:中國20年來的“中產階級”座駕

說到所謂中產階級座駕,我最早想到的是這臺車——神龍富康。我至今記憶猶新的,是這臺車剛出來時的那份宣傳彩頁,里邊的照片上,朱時茂和他的太太、小孩在一片草地里玩,其樂融融,旁邊就停了一臺神龍富康。這種場景讓人無限神往。直至今日,你看電視里的汽車廣告,還經常會營造出這樣的“幸福”場景。不過在那個年代,在中國普通家庭連買一臺本田CG125都還很費勁的年代,富康這樣的車還真的可能只有朱時茂這樣的大明星才消費得起,它也算不上真正的中產座駕。

不過時間來到1997-1998年左右,漸漸地已經有很多高收入人群買得起富康這樣的車了。當年所謂的“老三樣”售價都大概在15-20萬元之間,富康因為形象上比捷達和桑塔納要年輕時尚一些,尤其是少了很多“官氣”,所以很多人都選擇它作為家庭里的私家車。我至今都認為中國從公車時代轉入私車時代,富康是最具有代表性的里程碑式車型。它可以說是見證了中國汽車市場最重要的一個轉折點。

回憶向:中國20年來的“中產階級”座駕

再后來一點,2000-2002年左右,有兩臺同樣非常重要的車出現了,它們就是別克賽歐和夏利2000。當時有個很新的概念,就是“十萬元家轎”,這兩臺車當時的起售價都在10萬元左右,讓很多人突然都覺得家庭轎車離自己那么的近。現在看來比較唏噓的是:當年如此早地踏入家庭轎車市場的這兩個企業,上海通用和天津一汽,在十幾年后的市場地位卻如此不同。

回憶向:中國20年來的“中產階級”座駕

對這兩個車,我都有挺深刻的回憶。當年我剛開始工作,說買車的錢那是肯定沒有,但因為很喜歡車,所以經常在周末去汽車市場看車,過干癮。記得當時在深圳新秀汽車市場,我第一次坐進了夏利2000的車廂,好家伙,當時我就被震撼住了。記得那時很多人都覺得夏利2000的車廂不好看,但我卻特別喜歡它前衛的設計,尤其是中置液晶儀表和圓形的空調出風口。后來也是因為我特別喜歡那套內飾,所以我買第一臺車時對威姿鐘愛有加,可惜的是最后由于種種原因,還是和威姿錯過了。

然后,當時在我工作的單位,有位業務精英,真是是屬于業務做得特別好、獎金拿得特別多的那種,他買了一臺手動擋的賽歐SRV。因為我們那幫同事大多都是沒車的,所以出去吃飯啊、活動啊什么的,就要經常蹭他的車。那個時候深圳的油我記得是3塊錢一升吧,路上車也比較少,濱海晚上直接就是沒車的,所以每次坐車我都有一個感受:“有車真的好幸福啊……”。

回憶向:中國20年來的“中產階級”座駕

在那個時候,中國的汽車市場已經進入一個蓄力的階段,很快就要迎來大爆發了。接下來幾年,我認為所謂中產階級座駕,應該是這幾款車:一汽大眾寶來、一汽豐田威馳、海南馬自達福美來。可能年輕一點的人看到這幾個名字,直觀地覺得這都是些便宜車,沒錯,現在的寶來、威馳、福美來,都是比較親民的經濟型轎車,可在當年,這些車的售價都到20萬元左右。威馳在當年的起售價算是比較便宜的了,可剛上市的時候,賣得最好的是17萬多的那款中配。寶來自不必說,1.8T的車型都直逼25萬去了……

回憶向:中國20年來的“中產階級”座駕

而到了2003-2008年這個階段,是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時期,國民可支配收入迅速增長。對于我們來說,直觀地講就是“身邊有錢人越來越多了”。這幫新的中產階級,已經漸漸看不上寶來這樣的A級車,都開始紛紛選購新推出的合資B級車。那個時候也出現了很多款經典車型,如上海大眾帕薩特B5、別克君威GS/新世紀和君越、本田六代和七代雅閣、豐田六代凱美瑞、一汽馬自達6等等。

回憶向:中國20年來的“中產階級”座駕

和現在這個年代的車都在不斷風格融合、不斷取長補短相比,那個年代的這些車真的是都具有非常鮮明的個性,像馬自達6的犀利操控,雅閣聲線高亢的VTEC發動機、開起來無欲無求的六代凱美瑞、高速上方向盤紋絲不動的帕薩特等等,都給大家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甚至現在很多人印象中的什么德系車高速穩、豐田車開著輕巧、馬自達操控好的印象,就是由這批車開始“洗腦”下來的。

回憶向:中國20年來的“中產階級”座駕

我之前還開過一臺老的別克君威GS,那個柔軟的座椅、重量感十足的底盤,真的是太有當年美系車的標準味道了,可惜在現在的市場上,很難再買到這樣純粹傳統美式風格的車了。前段時間的濰坊杯,中國的U19足球隊表現出色,主教練成耀東也受到了大家的多方關注。成耀東在踢球的時候,就有一臺很騷的紅色君威GS。當年踢球的開君威,現在踢球的開卡宴,車的檔次上去了,但球技的檔次卻上不去,怪不得范志毅說,“臉都不要了”……

回憶向:中國20年來的“中產階級”座駕

我自己有個印象,中國的房價,是從2008年之后開始一路飆升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房子漸漸成為很多中產階級的負擔,在后面的那些年,所謂中產階級座駕,其實并沒有一個明顯升級。很長一段時間來,一臺標準的B級車就成了一臺比較體面的座駕。但正因為社會上都覺得開B級車出來是比較有面子的,在中國也漸漸催生出一些更細分的車型,如xx三寶,想起來也確實是讓很多人花小錢就得到了更多的面子或者說社會認同感。

回憶向:中國20年來的“中產階級”座駕

可是,房價的快速飆升,一方面讓一些人負擔沉重,另一方面也讓另外一些人財富得到迅速積累。我以前就認識一個溫州的小老板,最早是開工廠生產鼠標的,后來覺得實業真心不好做,就開著他那臺小飛度到處跑炒房。他那臺車我印象特別深刻,第一代的三廂飛度,還是那個廣告主打的冰藍色,當時因為開得很多已經顯得比較破舊了。結果沒過幾年,人家就換發現4了。如果大家回想一下,就會發現在2008年之后,雖然工薪階層開的車沒有明顯檔次升級,但路上的百萬豪車是漸漸越來越多的。人窮不能怪社會,這話真的也是在理。

回憶向:中國20年來的“中產階級”座駕

在很長一段時間,B級車統治中國中產階級座駕之后,最近幾年,我們終于又迎來了一個新的階段。新的這些中產階級們,漸漸都看不上傳統的B級車產品了,3系、C級、A4這三臺豪華運動轎車,開始成為很多中產階級的首選車型。其中的原因是很多的,一個當然就是這些以往我們看著很高大上的豪車(當年E90剛出來時也要40多萬呢),現在優惠過后實在是夠便宜,20多萬的價格是真的能買到了。從品牌角度,確實沒有多少理由去買普通的B級車了。

另外,也確實有網友跟我說過對于買B級車形象上的顧慮。例如他想去買一臺混動雅閣,可心里又總覺得滿街都是雅閣的專車,自己買了這個車開出去總有點不太對勁。明明混動雅閣辦完也要差不多25萬元了,可開出去就像17、18萬元的專車,特別奇怪。

還有,我們說了通篇的中產階級,其實大家有沒有想過,中國的中產階級平均年齡是否也越來越低了?例如以前,例如七代雅閣那個時代,買B級車的可能都是一些30多40多歲的中年人,可現在呢,很多20多歲的年輕人也是可以買得起這些20多萬元的車了。年輕人相對來說,肯定也會更喜歡豪華運動車的動感,而不是形象正統的B級車。

所以我一直都反對說“買入門豪車就是貪圖虛榮”這種觀點。在中國現在的經濟環境和整個車市的大環境下,傳統B級車日子越來越難過、豪華車銷量越來越高,是個再合理不過的現象,這是我們的消費者在經過多方權衡之后做出的選擇。以后的哪一天,如果我們再像今天這樣回顧,也會覺得BBA成為市場主流是一個很有趣、很有時代特色的社會現象。而我們今天這篇回顧,也算是從車的這個小點,窺見了中國20多年來的經濟和社會變遷吧。

標 簽 A級車   B級車   豪華車  
新手篮球基本功
<video id="tpxhd"><video id="tpxhd"><var id="tpxhd"></var></video></video>
<thead id="tpxhd"><dl id="tpxhd"></dl></thead>
<cite id="tpxhd"><video id="tpxhd"></video></cite><listing id="tpxhd"></listing>
<thead id="tpxhd"><dl id="tpxhd"><th id="tpxhd"></th></dl></thead><listing id="tpxhd"></listing>
<cite id="tpxhd"><ruby id="tpxhd"><listing id="tpxhd"></listing></ruby></cite>
<video id="tpxhd"><video id="tpxhd"><var id="tpxhd"></var></video></video>
<thead id="tpxhd"><dl id="tpxhd"></dl></thead>
<cite id="tpxhd"><video id="tpxhd"></video></cite><listing id="tpxhd"></listing>
<thead id="tpxhd"><dl id="tpxhd"><th id="tpxhd"></th></dl></thead><listing id="tpxhd"></listing>
<cite id="tpxhd"><ruby id="tpxhd"><listing id="tpxhd"></listing></ruby></cite>